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天有多長?海有多遠?

  很久沒回來了,回來「打掃」一下。
  這就走了一回,好快,又像好短。我空手去,帶了些「禮物」回來,「禮物」還會長大。



天有多長?海有多遠?
我要問。


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青春






青春,會讓我想起一首久遠的詩






曾是我憑欄想望的明麗的島嶼

已在海葬的行列

款款陸沉


風的作別何其多袖

千帆的遠洋,你在

青色的堤岸

。。。。。。。。。。。。





。。。。。。。。。。。。。


花裙子盪出牆頭

小傘張開

三月的種子如雨了

。。。。。



黃之鋒。反釋法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DAISY










師兄:二


師兄外表是個粗人,染髮、濃眉、黝黑,偶然講幾句粗口,還有些黑道的架勢。外表大多靠不住,他其實心細、負責、坦率,做事有分寸。教拳用心仔細,懂得照顧別人。

他不知講了什麼,據說開罪了大家,相信主要是暴躁的師父?就這樣,他離開了。好事、好人,往往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