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9日 星期四

一絲憂鬱

紅海下,來了一位Model,一個攝影師,衝著溫潤的陽光快門,我搭便車,開始裝模作樣起來。這位美女,五官標緻,身裁窈窕,她打扮趨時,是受落的模範。

大眾欣賞她的甜美龍友愛她的惹火?商人覷準她的艷色?我珍惜她眼中那絲憂鬱,唯獨這一點,跳出面上的粉底、眼線、唇膏,和一身世俗的文飾。





實在技窮,沒辦法將她改造、或者還原,所謂脫俗,需要環境的薰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