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日 星期六

朱銘的黃昏



文學藝術上,大器晚成似乎比天才早發幸運,因為,後者可能一閃即逝,永遠囿於一己的園圃。 

沒幾個像畢加索的幸運,或者,如詩人李賀、王勃,畫家埃貢.席勒 ( Egon Schiele)早夭而讓人緬懷。就算37歲舉槍自盡的梵谷,Don McLean也有名曲“Vincent細水長流地,為世人歌頌瘋子苦心孤諧的經典。




 
 朱銘:太極


國畫家趙少昂和雕塑家朱銘,前者的後半生,忙於複印自己,他的徒子徒孫,還緊吮餘緒,永遠活在嶺南山水巨大的陰影裏;後者自七十年代太極系列以降,雖勉力突圍,仍掙不脫親手佈下的窠臼。



正在香港藝術館展出的「刻畫人間 — 朱銘雕塑大展」



 






今天香港舉行的朱銘「刻畫人間」雕塑展,作品數量可觀,當中不少,哀其幼稚,直追小朋友家家酒式的玩意,觀乎這些年朱銘的水平,他的造詣,唯「太極」二字概括。

朱銘藝術上的日暮西斜來得早,挺得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