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長臂猿.俗見


俗人,生俗眼,便有俗見。不知誰定下來,映景風,必要細光圈,深景深的。

於是,縱目所見,風景作品,都是纖毫畢現的細節。誰不知,科學不等如科技,科技製造高質的鏡頭,做放大鏡,把遠景模糊的東西,擺近你眼前。透視府首於科學,近則清晰,遠卻模糊。聰明笨伯,把細節誇大,結果弄巧成拙,畫面變平,缺少深度。

更嚴重的,細光圈變成映相的金科玉律(所以張張用腳架),作品,便千人一面,了無變化。











我也來細光圈,深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