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默茶



有個人去求道,上山訪尋高僧。來到之後,高僧讓他坐,替他斟茶。這個人一屁股坐下之後,嘴巴沒停過,高僧默默地為他斟,默默地。

求道人:「大師大師!茶都滿溢啦,流了一桌子,你為什麼還不停下來呀?」

高僧:「你心中的杯盛滿成見,別人的道理你還聽得進嗎?」

自大病在無知。

一年後,這個人重訪舊地,走的依然是那條幽幽小徑。冬盡春來,鑲花邊的桃丫向他招手。

高僧讓他坐了,替他斟茶。求道人一屁股坐下之後,嘴巴沒動過,高僧默默地為他斟,默默地。茶杯,是一年前的那一隻?

高僧為求道人斟過一杯又一杯。兩個人沒說話,只對著喝。

沙沙──沙沙──院落的葉子給風摑著兩頰。求道人頂著肚子出了寺門,夕陽勸他下山,暮色裡,他嘴角彎成了背後的山谷。


******襌宗公案很多是無厘頭的,上半部是我聽回來的,下半部是我作出來的,文章寫於雅虎時期,就這樣,已經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