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純樸





護林員的大漠


護林員從口袋掏出簡陋的DC,給我看一張張他在這片大漠經年收集的傑作,裡邊有春花與冬雪,還有會讓城市人吶悶的無邊的寂寞。



一首詩的速度感

王安石的七絕,寫於一千年前,但很現代。

〈書湖陰先生壁〉

茆簷長掃靜無苔
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護田將綠遶
兩山排闥送青來


從 速度看,詩首三聯越來越快:茆(茅)簷下整潔無苔,著眼於「靜」,手栽的「花木」,其生長速度,比不上圍遶(繞)綠田的溪流,即是說:從靜止慢慢加速,為 第四句埋下伏筆:兩山砰然推門(「排闥」),把山色青青送入眼簾,推門力度猛極,卻送來無重的顏色,寫法實中現虛,構思由弛到張,大膽前衛。

山不會推門,是荊公的誇張手法;湖陰先生是王安石的隣居,題詩隣宅壁上,今天看來,相當風雅。


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怪樹林



據說,這些在西內蒙阿拉善盟的胡楊樹,已有上千歲了。











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文如其人?

畢加索是個嫖客;杜牧好在青樓裡混,才子好色啊,柳永也不賴,還有騙人「今生今世」的胡蘭成;米高安哲奴(Michelangelo)好名而勢利;Vivian Maier、張愛玲的人際關係捧蛋;齊白石守財吝嗇,美其名曰儉樸;德加(Degas)脾氣很臭;徐渭不用說了。。。一大夥文藝家,沒幾個是「好」傢伙。

藝術和做人,當中沒有必然關係的。做個好人就能有好作品,以儒家為例,還會提倡美善結合,那是古中國了,西方不吃這一套(古希臘除外)

所以,攝影作品看不到也不必論一個人「真誠」與否;「用心」,騙子也很用心;藝術就是講手藝、天分,還有用功。



祖師奶奶張愛玲,睥睨一切,還是栽在「騙子」胡蘭成手上。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