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台中遊:三。2/4/2015】

四月一日離開斗六,記得車子經竹山後愈爬愈高,過鹿港,空氣愈來愈涼,山嵐掩至,停車,走近崖邊,按動快門。。。霧氣瞬間聚散,像人世,人情的陰晴無定,是無常。

第二天一早上忘憂森林,忘憂,是個好名字。早上抵埗,人稀,只有些晨運客,可惜乾涸沒水,煞了風景。逗留不算久,下山,來到了一條隧道,取景更勝忘憂。



黃昏的霧氣掩至,瞬間塗掉山下的景物,浮一大片白。




司機把車停在這兒,給我們講了一個「桃花源」的故事,很應景,可不必認真。大細超涉世淺,心裡質疑。




來時已知乾涸沒水,沒奢望,便不至於失望。




忘憂的早上空氣清新,日光煦煦。




白臉好像是頭一遭躺下來的。



 





昨天車子經過時,腦袋閃了一下,要不要來拍照呢?行動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