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晚年莫內


印象派打碎了造型,誇大了色彩,革了視覺藝術的命。莫內Claude Monet是領軍人物,晚年的作品,色彩尤見老辣(見圖);因為視力衰退,畫面減了斧鑿,添了抽象,韻味更甚。


 Monet’s Water Lilies Painting. 1917-1920
https://www.facebook.com/ClaudeMonetGallery/photos/pb.
120662524654322.-2207520000.1419840579./669696276417608/?type=3&theater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外國勢力?

中共奉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源自中國的嗎?九十多年前從俄國南來組織共產主義小組的,是中國人嗎?六十多年前國共內戰前,替他們在東北收繳日本武器的,又是什麼人?

中共由徹頭徹尾的外國勢力撐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權貴資本主義,極右的新自由主義,又是舶來品。









到今天,佔領運動還沒見到丁點外國勢力的影子。 為什麼政權要在文宣上,大力渲染外國勢力的介入呢?


可試從敵我矛盾的政治策略說起。。。



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包圍政總

昨夜雙學包圍政總,我一路追看網絡直播及電視,九點他們先發制人,約十一二點便佔據了龍和道,但警方清場,用警棍狠狠的打,不一會便打散了。






回想9.28佔領金、銅、旺,警方若像今天的狠,漠視學生市民死活,一早就清場了。

網絡很多熱血上腦的人說,要武力反抗、升級云云;警方不能升級嗎?武力乃平民短處。我對警察暴力清場,非常失望,覺得這次未能給政府壓力感灰心,不過,想起幾天前寫的文章,又振作起來:


Shopping Movement【鳩嗚運動】 28/11/2014

11月25日,警方清場旺角佔領區,卻清不掉爭普選的信念。抗爭者化整為零,反守為攻,政府為怕他們重佔,派人留守,消耗大量警力,徒增管治成本。自作聰 明的689,呼籲市民到旺角購物,抗爭者「響應」,大批漫遊「鳩嗚」,流動佔領。「鳩嗚」乃購物的普通話諧音,「鳩」與廣東話男根粗口音同,以「鳩 嗚」諷刺弱智呼籲,改變抗爭方式,減低成本,消除阻街犯法、運動退場的煩惱。香港人不做順民愚民蟻民屁民,做公民刁民,推動不合作運動。








漫遊「鳩嗚」,既無固定地方,又無衝擊,只叫口號,痛詆黑警,警方不知如何佈防,亦無著力點,是聰明的*游擊戰術:「敵退,敵退我擾」,以逸待勞,不用造成傷害,給政府施加壓力。


*游擊戰術,正確的應為:「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我改了。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避世

家在佔領區,平素工作累了,會躱到附近一家壽司店吃飯,它位處商場頂層,不算平宜,光顧的人流就比較少,可以不用擠逼地吃一頓清靜的。

近來,店的侍應都換了,有點陌生,不知怎的,生意卻好起來,選坐位也不怎樣通融,就這樣,我又少了一個好去處。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這個人




他是
沒有鳥飛的一片 天空
沒有花香的一個 孤島
沒有魚游的一泓 寒寂
沒有覓得水源的沙漠之舟
沒有滿足的一籃子心事
沒有翅膀欲飛的羽毛
沒有失向的朵雲
沒有份量的高山
沒有名利權的君王
沒有可以替代的一抹輕塵

一齣沒有播完的默片
沒有停止發亮的星夜

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The Umbrella Movement 雨傘運動


外媒把香港928稱做「雨傘革命」,不知是褒獎,還是揶揄?革命不是繡花,不是請吃飯,革命意味暴力流血、推翻現有政權;香港人手無縛雞之力,擋雨用的摺傘,變成擋胡椒噴霧,擋警棍,擋強權。武力非公民所長,用自己的短處和軍警的長處硬撼,殊為不智。和平佔中的最大武器就是和平,非暴力就能佔領道德高地,用犧牲去感召世人同情與支持,孤立強權,令其內部矛盾、分裂、變節。








從「和理非非」到「和平抗爭」


「和理非非」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是殖民地培養出來,香港人示威遊行的斯文本質,可是,十七年來政制改革毫無寸進,「和理非非」變成譏諷社會 運動無力的貶詞。

自去年一月,法律學者戴耀廷寫下「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即佔中)一文,給抗爭撒了種,今年全國人大831堵塞普選的決定,給佔中澆了水,928八十七顆689為佔中準備、從英國買回來讓港人「分享」的催淚彈,徹底把「和理非非」升級成「和平抗爭」,佔領已經遍地開花,港人以勇敢無 畏,衝破了舊有的框框和心理障礙。




旺角,多日前。










金鐘,多日前。




2014年10月4日 星期六

689之心,路人皆見

689之心,路人皆見。昨天,大批暴民、黑社會衝擊和平佔中者,在旺角、銅鑼灣的據點,暴徒推倒物資拆毀帳篷,還不停打人,佔中者流血送院,警察最終拘捕多人。這種群眾鬥群眾的中式鬥爭,689上台兩年,愛字幫等暴民如雨後春筍,充當政權打手;至於利用黑社會,有江湖飯局、蠱惑仔天水圍支持689、金毛收錢遊行等,信報評論員曾指689 涉黑,馬上被他的律師信警告,這是此地無銀的力證。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土匪紀念日

十月一日,土匪紀念日。1949年,一幫舉著假馬列招牌的赤匪,踢走另一個貪腐政權國民黨。中國有幾千年,中共不到一百年,政權會過去,中國還在,今天的 國慶,是中共的私人Party,還有甘做順民、屁民、忙於表忠的賊民的,香港人是公民,拿著雨傘擋胡椒噴霧最文明的刁民,國慶這種東西,不屬於香港公民 的。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926中學生罷課

1. 罷課是抗議,抗議831人大決定假普選,扭曲基本法,變壞香港。
2. 中學生未成年,行動應與家長商議,由雙方決定。
3. 罷課屬抗命,抗命的特點在犠牲,所以若校方處罰,應予接受。
4. 學生罷課當天若留家中上網、打機,藉機偷懶,家長師長應該反對。
5. 徵得家長同意可出席廣場集會,亦可回校,在校方安排的地方靜坐。
6. 罷課就是當天罷學,自修多此一舉。
7. 老師若讚成,可事後替學生補課。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尖子」

開學之初,學生要填寫不少表格,當中有中三的「尖子」,拿著表格父親名字那一欄問我:「sir,我忘記了爸爸的名字?」我慎重地再問,答案依舊。於是,我只好說:「填上迅雨吧!!!」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破壞


文明背後,嗜血的破壞即將到來,催毀這片生我的土地。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著色


獨黑和白就失去灰,再沒有中間落墨的餘地。







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安定繁榮

有一種聲音說,小市民想過安定生活,不要搞事,安定生活?真不知從何說起!這一年,香港是溫水煮蛙--青蛙舒服地泡在溫水,熱度悄悄升溫,不知不覺水就滾了,青蛙變了熟田雞。我原以為,距離2047還有三十幾年,一國兩制這金鐘罩還可以頂住,擔心的,只是下一代,想不到,水滾得那麼快,已殺到埋身。

**************************************************



201491日 星期一 表單的頂端表單的底部

程翔﹕京港關係危矣! 「兩制」實質亡矣!



【明報專訊】讀了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2017年特首選舉的決議後,我不禁產生京港關係危矣!「兩制」實質亡矣!的感嘆。


為 什麽說京港關係危矣?因為這個決議明確無誤地排斥了擁有全港選票55%以上的泛民主派參選特首的可能性,因而在京港關係中預置了一個不穩定、不和諧的因 素,此其一。這個決議完全無視民主派和建制派中的溫和人士居中調停的努力(例如39人聯署、13學者改良方案等),使得京港關係形成一種非我即敵的態勢, 將中共統戰策略中的「敵、我、友」基本架構中的「友」完全排除掉,此其二。有此兩者,京港關係不緊張才怪!


為什麽說「兩制」實質亡矣?在鄧 小平「一國兩制」的構思中,港人並不排斥「一國」,否則不會支持香港回歸;但卻希望堅守「兩制」,特別是政治、法律和意識形態方面。但對中央而言,「兩 制」只存在於經濟領域,不存在於政治領域,政治上只能有「一國」。人大的決議表明了這一點:即香港的政治,只能從屬於大陸的政治,大陸沒有普選,所以香港 也不能夠有真普選。大陸意識形態反對普世價值(例如「七不講」),所以香港也不能有真正的憲政民主。大陸三權由黨統攬,所以香港要變司法獨立?「三權合 作」,法官也要「愛國」(這是「白皮書」的要害之一)。所以說,人大的決議,實質是從根本上取消了「兩制」。人大決議後,估計香港與北京的關係將會進入一 個嚴峻的時期。短期看,「佔中」以及其他類型的「抗議」活動將會風起雲湧,立法會將無法通過「假普選」的政改方案。中期看,各類型的長期持續的「不合作運 動」或「抵制、杯葛」活動將會成為常態,香港立法行政關係將會進一步惡化,基於此,香港能否有效管治將成為一個現實問題。長期看,「港獨」運動將會扎根、 成長,香港與大陸之間關係將進一步惡化。



面對這這種局面,據悉中共也有預案。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在這次常委會上就透露,估計決議通過後香港會出事,而中央對此有充分的準備云云。


針對短期的「佔中」,中共的預案包括:
一、適當時候逮捕「佔中」三子及其主要支持者;據了解,當局已經擬定好一張相關的黑名單,準備必要時採取行動。


二、堅決「清場」,並為此做好技術上與人力上的安排。技術上,各種控制群衆的手段(水炮、胡椒噴霧、音控乃至催淚彈)都已經準備好。人力上,據了解,中共已經挑選了一批會操廣東話的公安武警,屆時會偽裝成群衆或者穿上香港警服,派到香港參加清場。


三、視乎情况,做好戒嚴、出動解放軍維持秩序的準備。
中共針對中長期抗爭活動的預案針對中、長期的抗爭活動,中共的預案包括:

一、强行將內地的《國家安全法》適用於香港直至香港根據中共的標準和要求完成《基本法》23條的立法為止。

二、 暫時終止《基本法》在香港的適用直至它認為可以恢復為止。在此期間,它會盡量改造香港政府的人事和結構,使之完成所謂「去殖民地化」的過程。到將來恢復 《基本法》在香港的適用時,香港的管治體制將會貼近中共在內地其他地方實行的管理體制。「兩制」名義上僅僅存留在經濟領域。

三、整體接管香港。這方面,在過去60多年,中共在不同時期,因應不同形勢、原因、需要,一直都有整體接管香港的預案,現在京港關係逆轉導致「港獨」冒頭,它這方面的預案肯定是有的。




面對這種局面,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應該注意幾點:
第一,中共不可能在人大決議的基礎上後退,誰後退誰下台。上台以來一直在塑造强勢形象的習近平,更不可能因為我們的抗議而退讓,否則會影響他在國內的威信(連小小一個香港都要讓步,其他的事又怎能立威?)。


第二,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內部長期存在一種「長痛不如短痛」的思維,認為香港人太不熟性。中央對你這麽好,你不但不感恩,反而不斷鬧事。所以內部一直有一種聲音,要求中央在普選問題上,要「把壞事變成好事 」,趁機一次性解決回歸17年來都無法解決的政治效忠問題。


第 三,中共的成長過程鍛造出一種嗜血的性格。1949年之前,它為了奪取政權可以在短短3年間「殺敵」1000萬人(這數字還不包括己方犧牲的人 數);1949年之後為了「鞏固」政權,可以「鎮壓反革命」500萬人,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可以餓死3000萬無辜老百姓。正是這種長期養成的嗜 血性格,讓它可以出動坦克車鎮壓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的民衆而無所動容無所悔疚。當它把香港爭取民主的訴求看成是威脅它的統治時,它是會不顧一切的。



基於這3點,香港民主派的抗爭必須立足於長期。筆者認為:
第 一,「佔中」必須努力突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非但參與者要堅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精神,還要避免「國會縱火案」式的栽贓嫁禍,使中共的各種 預案沒有實施的機會或藉口。「佔中」也必須進退有度,避免曠日持久,因為一旦曠日持久,只會令己方的支持日漸消弱(從參與者的體力負荷到社會的同情力度都 會因時間長而流失),而對手則不斷積累鎮壓的情緒和壓力,從而造成對自己的不利。


第二,對未來香港政局丕變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據一位知情 人士說,北京當局已經為政改方案不獲通過作好足夠的準備,屆時將會有「石破天驚」的安排。知情人士對何謂「石破天驚」雖然語焉不詳,但聯繫到《環球時報》 前不久說過對香港泛民就是要狠,讓他們慢慢習慣的態度,這種「石破天驚」的安排,肯定是不祥之兆,對此香港市民應該引起警惕。


第三,泛民必須在香港市民中深耕民主種子。我們可以用人大常委的決議為個案,揭露中共「真篩選、假普選」的面目,並且將中共在香港普選問題又一次背棄自己承諾的事件,同歷史上中共屢屢違背承諾對國家和人民造成的嚴重災難聯繫起來,從而强化我們對廢除「一黨專政」的決心。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831

八月三十一日,是香港歷史、政治的分水嶺,香港人走上街頭抗爭的新一頁,中共撕破了面具,毀掉一國兩制,把追求民主的反對者劃為敵人,牠將會鐵腕對付香港,香港人決不做順民愚民蟻民,應做抗命的公民,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不是地下黨的地盤,中共讓港人失望,港人不必絕望,佔領中環業已啟動!





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重臨壆圍

三年前盛夏,我來過,從早上十一時起按動快門,天氣熱,陽光無定,滾了一身雨汗,雙手脖子都是血蚊的加德士。

那時器材未足,見到破琴,沒經驗,心急、倉卒。拍到黃昏,一個人枯坐蔓草叢生的球場,被死寂圍攏,沒言語,像置身荒涼的藝術天地,感覺好特別。






來時有些阻滯,接近三點,夕陽的哨兵沿窗而,燙在廢校的塵跡上,是人氣的餘溫。













破琴無聲。 

 












藝術貴在知音,鐘子期死,伯牙摔琴,今天有互聯網,知音變成粉絲,網友互讚,現代人比古人幸福得多,否則,稽康的《廣陵散》也輕易不會失傳?


















回來之後,我又萌發不少構思,別著急,待明年暑假,等你啊,大細超。










夕照爬滿記憶之牆,課室門牌寫著小二,是哪一年?來時問路,一個中年漢說曾就讀,推想,這裏有四五十之齡。。。壆圍萬歲歲。











廢校的景象變了,遺落地上的書簿,面目漸糊,仿佛往事的末節,隨風風雨雨,都化入塵土。








殘照刺破密林,將牆身燒滾。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是我最喜歡的句子。





文明為壆圍留一條活路吧,也為我留一個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