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6日 星期日

思念





思念像拔河,拉力愈大張力更大,一放手,海闊天空。







2014年1月23日 星期四

好花不常開,待明年

去過兩處,蕉坑和太和,梅都謝了。花期真短。在太和,朋友黃昏替我用手機拍了,傳過來還滿頭雪,第二天趕去,凋了大半。過路的人紛紛嘆息,「早幾天還很多很漂亮...」好東西留不住。














零落成泥碾作塵,陸遊說的。























花蕊的動態,決定了作品的成敗。
















置身梅林,人會歡喜,如果把這種歡喜移入相中,失敗居多。








好花不常開,待明年




路線:
1.西貢(蕉坑)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在港鐵彩虹(好像C2出口)坐1A綠色小巴,半小時內到,在獅子會、或對面的北港足球場下車,走進獅子會,十分鐘腳程,一處有十株八株梅花,可近攝。
2.大埔太和農墟,在太和火車站,向太和邨出口出去(經迂迴商場,最好問人),五分鐘腳程,據說農墟周日才開,內裏有多株梅樹,但最茂盛那株在門口,它跨出圍欄,所以,只要花期都可以舉頭拍攝,有些高度伸手可及。











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小鳥


青衣公園內,碰巧沿岸啄食的小鳥,她踏著卵石飛躍,逃避鏡頭。調M制,快門1/400秒,雙手架住石欄,埋下,像托柄槍,快門啪啪啪啪啪啪亂槍掃射。


















影子最忠實,不離不棄。














 " Hello? Hello? " 她跟水中的自己打招呼。















看著她,我體會如履薄冰,戒慎恐懼的生存之道。






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黃昏。向西。逆光


青衣公園內,我靠在一條長椅,前面是鏤刻的石欄,欄下放一鏡閃閃綠水,水上豎起石鶴,遠處一碟碟的映金蓮葉,再遠些,髮白的人工瀑布,混著市聲鳥鳴,沙沙沙沙向我的耳鼓密敲

我的位置舒適自在:夕照。逆光。過客。「肥白」對焦路人統統都留下一縫金影。 




這位美女,當天是主角,一個拍照的替她找角度。
大概知我順手牽羊,走時,還我一瞥回眸," Thank you,美女。"












不知說什麼,總之一個講,一個聽,成雙。





分明、有力的輪廓。













是冬的訊號,楓的招搖。











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簡練

藝術上,追求簡練,是一條迂迴的幽徑,山會雲遮霧掩。簡練,意味要取精用宏,大比例去取捨,攀到了極地與高點,視覺的奇葩豁然綻放。我的作品裏,距離成功尚遠,因為遙遠,摸石過河,沿途的滋味感動了生活。


願所有和我一樣的人,生活中得到滿足、愉悅。





脖子的想像能走馬,細格的嚴謹不容針。







有一種痛苦叫光明,一片片給世人 ,給你,給我。





簡練就是摒除繁瑣、複雜,構圖上,大面積分割,可以呈幾何、可以留白。色彩上,拒絕繽紛,用一兩片主調,最理想純粹的黑白。經典作品很多黑白,永、耐看。

常見這類構圖:一片無雲的天空,前景是幾條橫列的電線上站著一隻麻雀。極簡的作品也極難,容易單調、乏味、枯燥。要成功,需要不拘一格的構思






但願這個球,像人間的歡笑,永遠懸在空氣裏。







期待的花,常開期待的果。






大片的黑,壓住微弱的光,是我們灰色的將來?






有一個精靈寄身影角,她叫貪婪。







2014年1月9日 星期四

一絲憂鬱

紅海下,來了一位Model,一個攝影師,衝著溫潤的陽光快門,我搭便車,開始裝模作樣起來。這位美女,五官標緻,身裁窈窕,她打扮趨時,是受落的模範。

大眾欣賞她的甜美龍友愛她的惹火?商人覷準她的艷色?我珍惜她眼中那絲憂鬱,唯獨這一點,跳出面上的粉底、眼線、唇膏,和一身世俗的文飾。





實在技窮,沒辦法將她改造、或者還原,所謂脫俗,需要環境的薰染。





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九担租楓葉

楓紅的季節,貴人指點,去了烏蛟騰九担租。九担租,很鄉土的名字,讓我歡喜。人站紅海下,擎住Canon,不徐不疾,發掘美,是一種享受。










楓葉並不火紅,只因陽光穿透葉身,才紅彤彤,還有人的一廂情願。










路線:大埔墟坐小巴20C特別班次,疏落,要預時間;大概四十五分鐘到總站烏蛟騰,下車不遠處就有三兩棵,來時已經過的,不怎麼漂亮。向九担租方向走幾分鐘,就有一叢,十棵八棵聚生,叢後有小山坡,站在上面拍,較有利。







2014年1月1日 星期三

2014第一拍

天氣好,卻不能走遠,午膳後在街上逛了、坐了一會,隨意拍一些。


 想在街景尋找靈感...用了某某的手法,倒像。

 



 豐子愷,拍過幾次了,此刻只不過偶然。













 不知誰的狗,很乖巧...
無意間發現這個小光頭,他媽媽比他興奮,怕50mm失焦,我按下多次快門。



 

 





 捕捉煙民手中竄起的白煙,她吸一口,我按一兩張,像狗仔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