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重臨壆圍

三年前盛夏,我來過,從早上十一時起按動快門,天氣熱,陽光無定,滾了一身雨汗,雙手脖子都是血蚊的加德士。

那時器材未足,見到破琴,沒經驗,心急、倉卒。拍到黃昏,一個人枯坐蔓草叢生的球場,被死寂圍攏,沒言語,像置身荒涼的藝術天地,感覺好特別。






來時有些阻滯,接近三點,夕陽的哨兵沿窗而,燙在廢校的塵跡上,是人氣的餘溫。













破琴無聲。 

 












藝術貴在知音,鐘子期死,伯牙摔琴,今天有互聯網,知音變成粉絲,網友互讚,現代人比古人幸福得多,否則,稽康的《廣陵散》也輕易不會失傳?


















回來之後,我又萌發不少構思,別著急,待明年暑假,等你啊,大細超。










夕照爬滿記憶之牆,課室門牌寫著小二,是哪一年?來時問路,一個中年漢說曾就讀,推想,這裏有四五十之齡。。。壆圍萬歲歲。











廢校的景象變了,遺落地上的書簿,面目漸糊,仿佛往事的末節,隨風風雨雨,都化入塵土。








殘照刺破密林,將牆身燒滾。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是我最喜歡的句子。





文明為壆圍留一條活路吧,也為我留一個好地方。


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布列松:《思想的眼睛。布列松論攝影》






布列松這書引起我共鳴的,是他其中一段經歷:48年他來到共產黨兵臨城下、國府遷台的中國,冒險進入解放區。。。我看到一個攝影家狂熱的身影。

書中,布列松宣示了他的攝影美學:「。。。紀錄拍攝對象若干分之一秒內的情緒和畫面的形式之美。。。」,「若干分之一秒內」就是決定性的瞬間,其點睛處,在「情緒」二字。生物有情而死物無有,我想替布列松補充:就是作者的情緒。

有外國評論,把Vivian Maier和同是街拍能手的布列松相比,就「形式之美」一點,前者難望背項。


魔琴




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

澳門。鄭家大宅


科學館門前不遠有巴士去媽閣廟,我下一個目的地,就在廟附近下環街的鄭家大宅。

車途經新馬路,見蒲京、議事亭那些例餐景點,朋友、大嬸曾告誡,澳門的強項是繁忙時間塞車。大概四點多,巴士已龜行,趁機再展開「問路工程」,乘客七分美女就坐在我旁,她細心的指導我,該在下環街站下車,十分感激。所謂七分,是她正面的姿色平平,但和她攀談,七三臉相當悅目。奇!






七分美女的指示準確,下車,穿過澳門的橫街窄巷,是時斜陽觸處蜜黃,取出相機,光圈歡呼,快門叫好。









來到鄭家大宅,歷史人物、思想家商人鄭觀應的住宅。















果然是個頤養天年的好地方。







鄭觀應佇立窗前,一定曾為晚清、民國的前途憂心如焚,才會寫出盛世危言,這是他那代讀書人的夢魘?今天讀書的,我們叫專業人士,相去不可以道里計。














乘保安不察,撐起腳架戴著白臉,在小房間「工作」起來。








夕陽之歌,把鄭家大宅唱得一地赤紅,赤,壓抑、可怕。。。離開之後,我一路向議事亭那邊北走,吃了點東西,終沒有去大三巴獵取她的夜色,還是提早到外港碼頭,打道回府。


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 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鹿?馬!



2014年8月10日 星期日

KY


平常見她,不修邊幅,沒精打采的樣子,一經打扮,可說艷壓群芳。她和姐姐一樣漂亮,兩個都是聰明人。女孩子長得好看就開始不安份,只顧經營外表,忘記令自己走得更遠的才能。




童年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面具

人海是江湖,是戲台,處世沒戴過面具,是騙人;面具,臉上的薄霧,真幻的交界,尊嚴的楊關,良知的無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