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926中學生罷課

1. 罷課是抗議,抗議831人大決定假普選,扭曲基本法,變壞香港。
2. 中學生未成年,行動應與家長商議,由雙方決定。
3. 罷課屬抗命,抗命的特點在犠牲,所以若校方處罰,應予接受。
4. 學生罷課當天若留家中上網、打機,藉機偷懶,家長師長應該反對。
5. 徵得家長同意可出席廣場集會,亦可回校,在校方安排的地方靜坐。
6. 罷課就是當天罷學,自修多此一舉。
7. 老師若讚成,可事後替學生補課。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尖子」

開學之初,學生要填寫不少表格,當中有中三的「尖子」,拿著表格父親名字那一欄問我:「sir,我忘記了爸爸的名字?」我慎重地再問,答案依舊。於是,我只好說:「填上迅雨吧!!!」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破壞


文明背後,嗜血的破壞即將到來,催毀這片生我的土地。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著色


獨黑和白就失去灰,再沒有中間落墨的餘地。







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安定繁榮

有一種聲音說,小市民想過安定生活,不要搞事,安定生活?真不知從何說起!這一年,香港是溫水煮蛙--青蛙舒服地泡在溫水,熱度悄悄升溫,不知不覺水就滾了,青蛙變了熟田雞。我原以為,距離2047還有三十幾年,一國兩制這金鐘罩還可以頂住,擔心的,只是下一代,想不到,水滾得那麼快,已殺到埋身。

**************************************************



201491日 星期一 表單的頂端表單的底部

程翔﹕京港關係危矣! 「兩制」實質亡矣!



【明報專訊】讀了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2017年特首選舉的決議後,我不禁產生京港關係危矣!「兩制」實質亡矣!的感嘆。


為 什麽說京港關係危矣?因為這個決議明確無誤地排斥了擁有全港選票55%以上的泛民主派參選特首的可能性,因而在京港關係中預置了一個不穩定、不和諧的因 素,此其一。這個決議完全無視民主派和建制派中的溫和人士居中調停的努力(例如39人聯署、13學者改良方案等),使得京港關係形成一種非我即敵的態勢, 將中共統戰策略中的「敵、我、友」基本架構中的「友」完全排除掉,此其二。有此兩者,京港關係不緊張才怪!


為什麽說「兩制」實質亡矣?在鄧 小平「一國兩制」的構思中,港人並不排斥「一國」,否則不會支持香港回歸;但卻希望堅守「兩制」,特別是政治、法律和意識形態方面。但對中央而言,「兩 制」只存在於經濟領域,不存在於政治領域,政治上只能有「一國」。人大的決議表明了這一點:即香港的政治,只能從屬於大陸的政治,大陸沒有普選,所以香港 也不能夠有真普選。大陸意識形態反對普世價值(例如「七不講」),所以香港也不能有真正的憲政民主。大陸三權由黨統攬,所以香港要變司法獨立?「三權合 作」,法官也要「愛國」(這是「白皮書」的要害之一)。所以說,人大的決議,實質是從根本上取消了「兩制」。人大決議後,估計香港與北京的關係將會進入一 個嚴峻的時期。短期看,「佔中」以及其他類型的「抗議」活動將會風起雲湧,立法會將無法通過「假普選」的政改方案。中期看,各類型的長期持續的「不合作運 動」或「抵制、杯葛」活動將會成為常態,香港立法行政關係將會進一步惡化,基於此,香港能否有效管治將成為一個現實問題。長期看,「港獨」運動將會扎根、 成長,香港與大陸之間關係將進一步惡化。



面對這這種局面,據悉中共也有預案。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在這次常委會上就透露,估計決議通過後香港會出事,而中央對此有充分的準備云云。


針對短期的「佔中」,中共的預案包括:
一、適當時候逮捕「佔中」三子及其主要支持者;據了解,當局已經擬定好一張相關的黑名單,準備必要時採取行動。


二、堅決「清場」,並為此做好技術上與人力上的安排。技術上,各種控制群衆的手段(水炮、胡椒噴霧、音控乃至催淚彈)都已經準備好。人力上,據了解,中共已經挑選了一批會操廣東話的公安武警,屆時會偽裝成群衆或者穿上香港警服,派到香港參加清場。


三、視乎情况,做好戒嚴、出動解放軍維持秩序的準備。
中共針對中長期抗爭活動的預案針對中、長期的抗爭活動,中共的預案包括:

一、强行將內地的《國家安全法》適用於香港直至香港根據中共的標準和要求完成《基本法》23條的立法為止。

二、 暫時終止《基本法》在香港的適用直至它認為可以恢復為止。在此期間,它會盡量改造香港政府的人事和結構,使之完成所謂「去殖民地化」的過程。到將來恢復 《基本法》在香港的適用時,香港的管治體制將會貼近中共在內地其他地方實行的管理體制。「兩制」名義上僅僅存留在經濟領域。

三、整體接管香港。這方面,在過去60多年,中共在不同時期,因應不同形勢、原因、需要,一直都有整體接管香港的預案,現在京港關係逆轉導致「港獨」冒頭,它這方面的預案肯定是有的。




面對這種局面,支持民主的香港市民應該注意幾點:
第一,中共不可能在人大決議的基礎上後退,誰後退誰下台。上台以來一直在塑造强勢形象的習近平,更不可能因為我們的抗議而退讓,否則會影響他在國內的威信(連小小一個香港都要讓步,其他的事又怎能立威?)。


第二,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內部長期存在一種「長痛不如短痛」的思維,認為香港人太不熟性。中央對你這麽好,你不但不感恩,反而不斷鬧事。所以內部一直有一種聲音,要求中央在普選問題上,要「把壞事變成好事 」,趁機一次性解決回歸17年來都無法解決的政治效忠問題。


第 三,中共的成長過程鍛造出一種嗜血的性格。1949年之前,它為了奪取政權可以在短短3年間「殺敵」1000萬人(這數字還不包括己方犧牲的人 數);1949年之後為了「鞏固」政權,可以「鎮壓反革命」500萬人,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可以餓死3000萬無辜老百姓。正是這種長期養成的嗜 血性格,讓它可以出動坦克車鎮壓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的民衆而無所動容無所悔疚。當它把香港爭取民主的訴求看成是威脅它的統治時,它是會不顧一切的。



基於這3點,香港民主派的抗爭必須立足於長期。筆者認為:
第 一,「佔中」必須努力突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非但參與者要堅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精神,還要避免「國會縱火案」式的栽贓嫁禍,使中共的各種 預案沒有實施的機會或藉口。「佔中」也必須進退有度,避免曠日持久,因為一旦曠日持久,只會令己方的支持日漸消弱(從參與者的體力負荷到社會的同情力度都 會因時間長而流失),而對手則不斷積累鎮壓的情緒和壓力,從而造成對自己的不利。


第二,對未來香港政局丕變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據一位知情 人士說,北京當局已經為政改方案不獲通過作好足夠的準備,屆時將會有「石破天驚」的安排。知情人士對何謂「石破天驚」雖然語焉不詳,但聯繫到《環球時報》 前不久說過對香港泛民就是要狠,讓他們慢慢習慣的態度,這種「石破天驚」的安排,肯定是不祥之兆,對此香港市民應該引起警惕。


第三,泛民必須在香港市民中深耕民主種子。我們可以用人大常委的決議為個案,揭露中共「真篩選、假普選」的面目,並且將中共在香港普選問題又一次背棄自己承諾的事件,同歷史上中共屢屢違背承諾對國家和人民造成的嚴重災難聯繫起來,從而强化我們對廢除「一黨專政」的決心。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831

八月三十一日,是香港歷史、政治的分水嶺,香港人走上街頭抗爭的新一頁,中共撕破了面具,毀掉一國兩制,把追求民主的反對者劃為敵人,牠將會鐵腕對付香港,香港人決不做順民愚民蟻民,應做抗命的公民,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不是地下黨的地盤,中共讓港人失望,港人不必絕望,佔領中環業已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