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愛的疑惑




計白當黑

計白當黑,是國畫裡的一條規律,就是計算構圖時反過來,佈局白色(沒東西)的部分,安排好白,黑和灰就有了自己的位置。圖中水面本有淡淡的灰綠,都給我弄走了。

國畫的留白,最有中國文藝傳統的神髓,虛而空靈,當中有無限的想像世界。國畫家喜歡在白裡做文章,換做文人處理,就是「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意思。







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油塘一瞥




父子

叫爸爸做個親暱的模樣,自然、溫馨,毫不矯情,誰不疼自己的兒子?不清楚這爸爸的爸爸今天安在?天道循環,有時令人沮喪,有幾句話好像是這樣的:携子來多,帶父來少(品茗吧?),簷前滴水,幾曾見江水倒流?



2015年8月8日 星期六

上白泥





這張相的彩色版,我後來給了一個長者影友看,他說:「咁都好影?!」






白泥,我總共才來過兩次。




母子




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宜蘭遊:完。14/6/2015】

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 ,身在頭城鎮「無人駕駛」的海藍天民宿。從住處走一條五分鐘的隱蔽小路,就發現多列防坡堤伸入大海,抱起惺忪的太平洋。這天清早,轟烈的潮水掌摑著堤岸,天邊幾點釣翁,迎著那隻大龜垂釣,都給快門招攬。
























十點起程返台北,看電影《 薩爾加多的凝視》。史詩式的鏡頭下,我先覺沉重,繼之激動, 攝影師歷證了人類的殘酷,他失望,把鏡頭轉向大自然,還躬身綠化故園,為環保記下一功,訊息正面。若電影能多點挖掘他作品裏的苦難與浩劫,會免於被視覺的唯美架空,紀實,則更有深度。







【宜蘭遊:四。13/6/2015】

外澳是渡假勝地,民宿列隊面海,太平洋上俯伏一隻大龜,龜山島,要登龜背,須三個月前申請。一大早,外澳海灘滑浪的滑浪戲水的戲水,好不熱鬧,期望的景緻沒出現,沒預料的,匆匆走進鏡頭。



































下午到過兩處,烏石港碼頭、遠觀蘭陽博物館。黃昏無景可取,在海邊看垂釣、看熟睡的大龜,看平淡的日暮。